相关文章

拿到10W年终奖的重庆德邦快递小哥:负重20公斤,爬完山路,爬楼梯

晚上十点,山城重庆的街道上弥漫起了烟火气,召唤着来往的行人停下来品尝夜宵。

德邦快递小哥岑宗建此时刚刚关上办公室的灯。今天他又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,而这已经是他当上区域经理之后的工作常态了。

3月29日,德邦快递奖励公司82位优秀快递员每人10万元的金砖,以表彰他们去年为客户提供的高品质服务。岑宗建就是这82位“金砖奖快递小哥”之一,而此时距他加入德邦也只有一年多的时间。

作为一名85后,岑宗建少年时非常调皮,一度让父母束手无策。“我爸妈后来觉得既然管不了我,就送去当兵,交给国家管吧”。就这样,刚满18岁的岑宗建被分到了广州军区41集团军装甲旅,成为了一名坦克兵。

“刚去的时候真的很新鲜,感觉不可思议,能够跟坦克成天打交道。”岑宗建说,但很快他的新鲜感就被部队里的艰苦训练磨灭了。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再调皮的小伙子进了军队都要脱胎换骨。

十年的军旅结束后,岑宗建已经从过去那个叛逆少年变成了家人眼中的顶梁柱,朋友心里的老好人。

回到了家乡重庆,岑宗建尝试过很多工作。在做快递员之前,他的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卖电子产品的连锁店里做销售员。虽然岑宗建的干劲也很足,但实体零售的境遇已经跟他参军的时候完全不同了。像电子产品这样标准化程度较高的品类,被电商的冲击还要更严重一些。原本拥有40家门店的老东家,没多久就萎缩到只剩2家。

眼看着业绩下滑,岑宗建感到得换一个自己力所能及,又有发展前景的职业。想来想去,他相中了快递员。

“当时其实所有快递公司都考虑过,顺丰、京东这些都想过。最后还是觉得德邦比较好。”岑宗建说。

在做销售员期间,由于店里有电商业务,岑宗建跟德邦快递打过交道,也经常会发德邦,对这个品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另一方面,跟其它快递品牌相比,德邦是个新品牌,自己进去之后的发展空间相对也会更大一些。

2016年10月,岑宗建正式入职,开始了自己的快递员生涯。在自己原来的社交圈子里,岑宗建没感觉到自己年纪大,但到了德邦,他忽然发现身边的人都这么年轻,公司高管层平均年龄也就在37岁左右,而自己却已经32岁了。

不同于别的快递公司,德邦主要做3~30公斤的大件快递,而且要求必须送货上楼。但重庆山路十八弯,很多地方电瓶车上不去,岑宗建就得背着20公斤的快递,走上蜿蜒曲折的山路。有些老房子没有电梯,他还得爬完山路,再爬楼梯。千辛万苦到了客户家门口,万一客户没在家,岑宗建的内心是相当“崩溃”的。

他回忆道,有一次他给一位住在老房子的客户送货,爬上去之后,按了半天门铃也没人来开门。他只好拨通了客户的电话,但电话还没接通,客户的家门缓缓打开,门口站着的是一位行走不便、不会说话的老奶奶。后来他才知道,这位老人独居在这里,她的儿子经常网购东西快递到老人家里。“从那之后,再去给她送货,我敲完门就在门口等着,直到她开门为止。”他说。

做了一段时间快递员后,岑宗建有了一个新发现:客户对送大件的快递员,要比送小件的快递员多几分信任。将心比心,看到快递员扛着这么重的货来到家门口,多数客户都会觉得彼此之间的距离要更近一些。

当时,岑宗建负责的片区有一个新建成的小区,所以客户购买的家装材料、家具、电器特别多。岑宗建每天背着大件往这里跑,一来二去跟客户们熟络起来。有的客户不在家,就直接告诉岑宗建钥匙在哪,让岑宗建自己开门把快递送进去,有的客户干脆把密码锁的密码都告诉了岑宗建。

更神奇的经历是,一位客户给岑宗建打电话,说自己不在家,有一个大件家具送过来了,拜托岑宗建去给开个门。同样是送货,当两个不同公司的员工在这种情景下相见时,想必会有些尴尬,但客户在信任上的差距,高下立现了。

“有时候想想,这都是客户对我们的信任、对我们工作的认可,真的很高兴。”岑宗建说。

工作勤恳,再加上部队里磨练出的隐忍和沉稳,让岑宗建很快就被公司提拔为储备经理,没过多久,又正式被任命为区域经理。

为了让团队里的人都能每天8:30准时到岗,岑宗建会自己提前半个小时先到办公室。时间长了,团队里迟到的人就越来越少,而岑宗建也渐渐树立了威信。

岑宗建说,他偶尔也会怀念自己做快递员的时候,因为那时候每天送完最后一件货,他就可以早点回家休息了,而现在他满脑子的数据报表。虽然不用像原来送那么多货了,但新工作带来的压力,反而还让他瘦了两三斤。

“以前做快递员的时候,每天早上要定两个闹钟才会起来。现在当经理以后,闹钟还没响你就已经醒了。”岑宗建说,“真的不开玩笑。”

直到手里拿着德邦奖励“五星快递员”的10万元金砖时,岑宗建还在说自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要想成为德邦“五星快递员”,除了100%送货上楼外,还需要经过服务投诉少、时效快、运费合理,包装合格等20多个指标的层层考核,而只有连续12个月都成为“五星快递员”,才能获得这份“年终奖”。

“我可能会把所有(奖金)全部拿去买德邦的股票。”岑宗建说,“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炒股,但是我在这个公司工作,对公司有信心。”

回到重庆后,他没给妻子带什么礼物,妻子对此也没有半句埋怨,生活如旧日般平淡忙碌。他说,现在还是得多攒些钱,等条件好了两个人想要个宝宝。“小时候吃得苦太多了,想给孩子更好的。”岑宗建说。

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