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重庆数十小学生一年间被迫横穿高速路上学

  江北区朝阳河小学跟渝邻高速公路为邻。

  昨日中午,孩子放学来高速路护栏外,瞅准无车通行间隙,翻过护栏拔腿横穿,跨栏般越过路中央隔离带……各型车辆说来就来,危险使这些幼小的生命如受惊的兔子。

  这是孩子们的求学路。校方称,全校约半数学生———80多个孩子住在高速路另一边,需要横穿高速路。

  其实,当地另一条高速路渝涪高速路下方有供行人和车辆通行的涵洞,娃娃们通过涵洞,可以避免横穿渝邻高速路。但是,涵洞常年积水,严重时水深得能淹半个娃娃,成年人都不敢走,更莫说孩子。

  喊着口令翻进高速路

  中午放学离校的孩子是朝阳河小学的走读生。昨天,我们体验了他们的放学路。

  最初,重庆晚报记者在高速路护栏外劝他们不要横穿公路。牛牛(化名)比其他娃娃年龄稍大。劝说中,他低头扯衣角不知如何是好。少顷,他和一个跟他同路的小男生,领我们走老师要求他们走的涵洞。涵洞是他们往返家与学校的唯一安全通道。

  来到涵洞前,牛牛害怕了:洞内漆黑,偶有车辆通行,车轮受淹状况表明水深约40厘米。约两分钟后,牛牛卷裤至大腿,硬着头皮背起那个男生进洞。走了约五六米,他哭起来,不再前行———积水已淹过他膝盖。

  返回高速路护栏外,其他孩子正相互打气,喊“一二三”后同时翻进高速路。这时,我们不再底气十足地提醒“上高速路很危险”,唯一能做的是无奈地跟在他们身后———这是一种很畸形的逻辑,若真有车撞来,我们希望倒下的是我们,至少车祸对孩子们的伤害降到最低。

  牛牛等孩子似乎懂得我们的苦心,拔腿在高速路上狂奔。期间,有3辆货车在我们身旁呼啸而过。

  翻出高速路,他们动作无一例外是双脚落地后立即下蹲。为啥这样干?牛牛说,去年迄今,车越来越多,这是他们总结出的技巧,否则无法减缓奔跑的惯性,翻出护栏后铁定摔跤。

  话音刚落,至少3个孩子撩起裤腿或袖子,佐证以前未下蹲致摔跤的疤痕。

  另一路孩子翻过高速路中央隔离带后,要迎着来车方向奔跑三四分钟,来到一处边网旁。在那里,他们需绕行到高速路另一端,接着再次舍命上高速路才能踏上回家的路。

  横穿高速路七八人死亡

  “只要娃儿一上学,家长就提心吊胆!”江北区寸滩街道黑石子村桂花园社社长刘孝华讲,他侄儿在朝阳河小学读书,他常看到妹妹叮咛孩子不走高速路,心酸也痛。

  刘孝华说,黑石子村4个社的村民需要通过涵洞往返,相邻的渝北区玉峰山镇环山村也有10多个社的村民需从此经过,每天上千人次。目前,只有底盘高的车能通过涵洞,步行者寥寥。昨日,江北区水口赶场,无奈上高速路的村民接二连三。

  “只有走高速公路才能绕开积水涵洞,接下来的路跟爬山没区别。”我们遇到村民周华同时,他正从高速路护栏翻出来,往长满青苔、近45度陡的人行便道走。他背着背篼,上人行便道前刻意脱鞋,赤脚爬坡。他说,不这样会摔跟头,两年前一个村民就在这里摔断腿。

  在黑石子村,很多人都知道这样的事:10多年前高速路通车,渝北区环山村至少有4人因走高速路被车撞死。

  村民说,黑石子村86岁老人杨光辉,喜欢到高速路另一端的水口坐茶馆,他腿脚不便无法翻越护栏,向邻居借扳手去卸护栏螺钉,因人老无力,没卸下来。昨晨,当地老人李光海患病需立即外出治疗,没有一辆出租车愿过涵洞载他,他最终花30元雇来小货车走过涵洞路段的约100米距离。

  昨日,来自高速路管理部门的消息说,当地村民走高速路的现象由来已久,通车迄今因此丧命七八人。

  力争一周整治好涵洞

  昨日,黑石子村委会主任彭忠民介绍,涵洞建成时,通车和过人都没问题,后来随着龙吟物流市场修建,涵洞排水逐渐受阻。从5年前开始,涵洞内积水成河的问题始终没有改变,下暴雨时,车辆都无法通行。除排水受阻外,洞内路基被车辆碾压后下沉,也是常年积水的重要原因。

  “每天上千人次被迫从高速公路通过是很保守估计。”彭忠民说,为此,寸滩街道非常重视,曾跟重庆渝涪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衔接,对方在上周还来抽了半天积水。

  昨下午,我们把采访到的情况同重庆渝涪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沟通,对方很重视,立即派抢险队等部门来现场办公。

  抢险人员认为,涵洞口堆的各种垃圾和建市场逐渐抬高的场地,是涵洞积水主要原因。

  初步敲定的抢险措施是,近期连晴后,力争用一周时间对涵洞路基夯实,形成不影响车和人通行的路基。这意味着,抢险后,每天无奈走高速路的村民和娃娃们,就可以通过涵洞安全往返了。

  ■重庆晚报记者 黄艳春 史宗伟 实习生 文翰 陈如绘 摄影报道

  娃娃生死求学路 为何持续这么久

  昨日,朝阳河小学校长郭代兵谈及涵洞积水、娃娃们无奈走高速路的事,强调校方非常重视安全教育,因为近半学生住在高速路另一边,老师们隔三岔五都会要求学生不要走高速路。

  “涵洞不能走,只能走高速路,从这个层面讲,我们每个老师教育娃娃们不能走高速路时,都有捏着鼻子哄眼睛的感觉。”一名老师坦言,现状使安全教育尴尬万分,他们却不得不以这样的说辞去教育。

  “不走高速路,我们啷个上学?”此前,我们劝娃娃们不上高速路,不止一名娃娃这样发问。沉思良久,我们无言。采访中,有个学生的母亲讲述儿子上高速路求学的危险时落了泪。

  郭代兵说,最近1年来,娃娃们无奈上高速路的状况尤其突出,校方就此事向相关部门反映过。

  有老师讲,不理解涵洞成河催生出娃娃们的生死求学路,咋会持续1年多?

 > 相关报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