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重庆火锅:以“资本”划定新旧商帮

  “除了裤腰带不能放在火锅里来烫,其他什么都可以。”重庆首届渝商大会上,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如此幽默调侃,尽显新重庆火锅商人用之不竭的想象力。

  竞争白热化的重庆火锅江湖,新旧火锅商人已经以资本为界,划开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。

  “两代人积累的亿万财富,仅剩露凝香三个字”

  快人三步成“烈士”

  火锅行业的黄埔军校——露凝香的操盘手黄世雄的故事代表了传统重庆火锅的沉没。“灭六国者非秦,六国也”,黄世雄如此叹息。

  6年前,露凝香盛极一时,当时唯一能同露凝香一较高下的只有小天鹅。露凝香像重庆火锅的黄埔军校,培养出了现在很多品牌企业的核心人物。但作为传统火锅掌门人,黄世雄并没有处理好的纷争,同时他又犯了急功近利的大忌,而且缺乏一个职业经理人团队来帮助他。

  “快人三步,成了烈士”,从1997年到2003年,那时能做加盟的餐饮企业并不多,除了露凝香,就只有小天鹅、苏大姐。当时小天鹅在全国已经拥有了180多家加盟店,露凝香则是40多家。为了加速扩张,黄世雄提出了零加盟费经营的方式:加盟商不必花一分钱,就可打露凝香的牌子,只需要在总部购买底料。最终,因急功近利,扩张太快,露凝香资金链出现断裂,2001年,开始负债。2003年,作为灵魂人物的黄世雄因故被迫离开了露凝香。至此,露凝香全线崩盘。“商标易主”“公司遭收购”,一时间各种传闻满天飞,尽管这些都被证明是子虚乌有,但黄氏两代人所积累下的亿万财富,仅剩“露凝香”三个字。

  事实上,因为家族纷争、因为步子太快、因为灵魂人物的离开,露凝香从巅峰走到了崩盘,成了又一个的兴衰标本。这其实也是传统火锅企业在全球化体系中危机重重的发展常态。而新崛起的火锅新商帮,却完全以不同的方式来掌控局面。

  “新火锅商人时刻为上市准备着”

  借资本高速扩张

  重庆新火锅帮的发展,实质上是重庆火锅与社会各界不断“竞合”的故事。

  “重庆新火锅商帮的逐渐形成,真正的契机是从引进特许加盟开始的。”重庆餐饮策划专家刘可如此总结。据了解,重庆火锅1998年起开始从原始的小店经营模式,转向连锁加盟,直至今日重庆火锅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。目前全国火锅连锁店已经超过3万余家。

  重庆火锅店竞争已进入白热化,“火锅店比米店和厕所还多。”业内人士如此调侃,据重庆火锅协会统计,目前全重庆有36000家火锅店,每年有几千家火锅店在沉浮。这个过程中,火锅掌门人必须在市场与企业发展的快慢之间寻找到平衡点。否则“快人三步,就成了烈士”。

  传统火锅掌门人的经营思路是,希望亲历亲为去找最好的地段开最赚钱的店。如重庆大队长知青火锅老板和其合伙人每天基本都干一件事,开着车到处侦察全重庆最好的门面。他们最近就选了一个位置在江边的门面,开了店生意非常好。“找好位置开店,然后把赚到的钱又去开店,这样我心里才踏实,资本市场不一定适合我,钱都在账面上感觉太虚了。”他如此认为,并且他还是坚持绝大部分做直营。

  而新火锅帮大部分却都在梦想当“资本家”。小天鹅集团掌门人何永智曾经拖着摔断的腿辛苦地全国“扑腾”,每个月手机费要打10000多元,才开了十几家店,而当外来资本一注入,职业经理人团队架构越发专业,她的手机每个月只需打1000多元,她的火锅店却全国开花,何永智更坚定了做“资本家”的决心。

  现在的新火锅帮,时刻为上市准备着。

  “对资本的认识,是新旧火锅商人的分界点”。

  练就与资本斗法绝技

  正是由于新火锅商人对资本的痴迷,因此,在重庆火锅界出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:即使是火锅店的司机,都能随口说出几个风投的名字。风投早已经渗入了重庆火锅的血液中。不少重庆火锅企业都有与资本斗法的经验。

  “餐饮企业拥有丰厚的现金流,盈利较高、增长迅速。火锅这个类别在餐饮业中的连锁化程度和工艺可控程度相对较高,所以许多新进入中国的风险投资比较看好其投资价值。”成都创盈投资负责人陈红炬就表示,连锁火锅业将会是风险投资追逐的新亮点。

  但是,奇火锅老板谢莉清醒地认识到,风投是一阵风,“真正在重庆投的只有两家餐饮企业,风投真正做好的餐饮企业很少。”

  奇火锅是IDG十分看好的,但一直未进入的项目。余勇和谢莉夫妇靠7张桌子起家,历经十余载,终于把奇火锅打造成了国内一线火锅品牌。但到现在也没有多少固定资产:大多数门面是租的,有的只是锅碗瓢盆,桌椅板凳。这是大多数餐饮企业的写照,除了市场口碑,就只有不值钱的小东西了。

  事实上,谢莉所参加的那期《赢在中国》还未结束,IDG就开始着手对奇火锅的资产进行审计摸底。令余勇寒心的是,他花数千万元培育起来的品牌以及吃了不上火的火锅技术,竟被IDG估值时所忽略,在审计结果中以零计算。“过去品牌培育的辛酸历程,在IDG眼里成了一种徒劳。”这是余勇无法接受的审计方法。“如果企业只能拿净资产折价入股,就太亏了。”

  IDG之所以青睐奇火锅,看中的是它未来的成长性,而非其过去。这一点双方也都明白。余勇告诉记者,基于这种共识,双方谈判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,即用评估企业未来收益的方法来评估企业价值。换句话说,奇火锅这样一家盈利能力上千万元的企业,轻轻松松就能评估出上亿元的价值,与原先1000万元的投资相比,以未来收益作为评估基础,谢莉夫妇自然不会吃亏。这样的斗法过程,不断地让重庆商帮们积累着资本运作的经验。而谢莉却还在揣摩风投的底线。

  德庄火锅掌门人李德建告诉记者,从2004年起,已有8家以上的风险投资机构相继跟他接触过。不过,他都没有接受。为何不要风投资金?他认为,风险投资机构运作餐饮企业的普遍方式是,先相中一个标准化、能复制的餐饮企业,然后借其品牌效应迅速开店扩张,风险投资出的钱主要是用来开店,而现在重庆火锅已面临一个瓶颈问题——成本太高,只有地理位置非常好的火锅店能赚钱,很多火锅店盈利减少,光开店并不能产生效益,反而对品牌损伤非常大,因此不宜盲目扩张。

  对资本的认识和思考,正是新旧火锅商人的一个分界点。传统火锅人要靠自我资金原始滚动,其融资范围局限于小圈子、熟人,一般要等到开了一家店赚钱后才拿着钱去开第二家店。但是火锅新商帮敢“以别人的钱来赚钱”,融资渠道更为专业、广泛、全球化,如过江龙是有资方背景,重庆小天鹅集团也在享受红衫资本的注资带给小天鹅快速“攻城略地”的快感,并为未来的上市做准备。

  (张文杰)